• [置顶]它的内容会不定时有微小的变化= =

    日期:2010-06-09 | 分类: | Tags:

    二次元男性,三次元女性。

    世界打瞌睡时不小心诞生的零崎。

    死亡笔记命格持有, 不要让我说出「小心我写死你哟」这样的话~

    小镇是世界的起点和终点,零崎一贼是家族。

    兰蒂斯卡、蝉堡和coc是幻想乡,而三国杀是……某种意义上DIY的模板。

    不以任何人的名字,仅以我自己的名义发誓,永远不会背叛和放弃我的家人,也没有人能把我从那里带走。

    嗯,就这样。

    欢迎来到世界之下的世界。

    Hello,world!

    ———————————————————————————————————————————————

    科学家离开了白沙海,因为那已经不是他想要守护的地方。

    ———————————————————————————————————————————————

    若要活着,便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 Chapter 6

    Lancer,挂科吧。

     

     

    *间桐脏砚年轻设定注意。(ps脏砚和雁夜这里没血缘关系…就好像没人会因为班里有几个同学都姓李就觉得他们是一家一样吧~

    *以及主任和枪哥的关系没那么差……虽然也挺差的。

     

     

    期末考试如同死神的影子一样盘桓在弱小的死大学生们头上。

    即使是戏文这种一半课程结课是拍作业剩下一半里面的一半交论文的伪艺术系,也会剩下几门死活都要考的。

    抛开所有人都只准备胡乱写写走个过场的毛概,戏文众们头上晴朗的假期天空中还压着一朵恐怖的乌云,并最终导致了相对论的诞生……抱歉,这位同学,请你从量子物理的世界里回到现实中来。

     

    “今天最后一节课了,你说……肯尼斯老师有可能划重点吗。”

    龙之介翻着他那本崭新的,连名字都没写的《中西方文艺理论》,感觉压力微大。

    坐在他旁边的言峰绮礼带着一种微妙的智商优越感,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好像他刚刚问的是:你说,地球有可能绕着月亮转吗?

    要知道,在影视艺术学院里面找一个考勤最严格,上课纪律要求最严,作业最多,期末永远都是考试结课而且卷子还爆难的老师,如果戏文的系主任肯尼斯排第二的话,绝对没人敢排第一。

    虽然不可否认的是他在专业上颇有造诣,教课也很好,但是!跟学分过不去的人一概都是阶级敌人!

    ……这个敌人微强大啊怎么办。

    龙之介趴在桌子上装死。怎么回事好想杀了肯尼斯老师啊……

    “这样吧,你去跟肯尼斯老师说,你是少数民族,你们民族忌讳挂科,请老师尊重民族风俗。”

    言峰绮礼很淡定。

    “然后我就会被肯尼斯老师轰杀的连渣都不剩对吧。”

    “渣大概还是会剩一点的。”

    “……”

    龙之介默默地咽了口血,不能跟言峰绮礼说话,太堵得慌了。

     

     

    “不行咱们这次绝对得让肯尼斯老师划重点,这么一厚本砖头要是全书都背会背死的。”

    阿尔托利亚挥舞着手里的钢尺,眼神坚毅犹如一尊被开过光的阿尔卑斯山女战神。

    卫宫切嗣翻了个白眼。你一个人去跟肯尼斯说?不想活了是吧。

    “我一个人肯定不行,重要的是咱得一致对外。”

    Nice Boat!我顶Saber!咱们联合起来跟肯尼斯老师拼了!!”

    卫宫切嗣被这个癫狂的发言惊悚了,兰斯洛特你的理智被雁夜吃掉了吗。

    虽然写论文不行,在考试方面绝对是学霸的兰斯洛特淡定地耸耸肩,没事,我就吐个槽,你们别当真。

    阿尔托利亚默默地抄起笔记,糊了兰斯洛特一脸。

     

    趁着肯尼斯还没到教室,阿尔托利亚开始到处拉帮结伙,很快和禅城葵以及爱丽斯菲尔结成同盟,于是班长大人远坂时臣顿时表示这是为班级同学服务的好事班长必须得加盟间桐雁夜立刻表示自己写点文还凑合实在是不善于背东西能画重点真是太好了紧接着卫宫切嗣就表示阿尔托利亚的计划也不一定不成自己决定参加……

    阿尔托利亚,领导力,A

    “哎哎哎先说好啊我绝对不跟着乱,肯尼斯老师看我够不爽了!我幸运E你们都知道的我还不想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不考而挂的学生呢!”

    “迪卢木多你不能向自己的命运和间桐雁夜屈服啊!”

    ……迪卢木多心说班长大人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太对呢。

    他眼观鼻鼻观心,决定绝不手贱,做一只优秀的鸵鸟,大不了把这本教材吃下去。

    正胡思乱想痛定思痛,整个教室忽然诡异地安静下来,不抬头迪卢木多都知道是哪位大神进来了,于是干脆把头又往下埋藏了一下。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肯尼斯看不爽迪卢木多这事,完全是这一年半多一点一滴踏踏实实积累出来的。

    对一个艺术系的老师来说肯尼斯对学生的要求可以说是很严格的,上课不能开手机不到要死不许请假之类的是常态。

    而迪卢木多经常脑子一热就忘记给手机调静音,考虑到幸运E气场加护,在课堂上突然响铃什么的简直是家常便饭。

    加上他人缘极好又不善于拒绝女性朋友的要求,平时又是个爱玩的,刚开学那阵也不知道各个老师的风格,着着实实地逃了肯尼斯几节课,直接导致迪卢木多这名字上了黑名单。

     

    等他幡然醒悟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您别挂我的时候,肯尼斯表示,已经晚了。

    逃课,学风浮躁,藐视课堂,不尊重老师……

    第一印象很重要,而这些印象足够把迪卢木多钉在GPA3.0以下的耻辱柱上一百万年。

     

     

    这事关命运最后一节课的课后点名之后,阿尔托利亚勇敢地站了出来。

    面对肯尼斯那习惯性地皱眉表情,她言辞慷慨有礼有节一五一十地从素质教育的重要性说到大学考试的目的是考察式而非选拔式,着重点出了其他科目老师给的作业之高深(有卫宫切嗣一个人连创作带分镜头脚本以及拍摄剪辑一人完成的有关“人类学角度的善和恶”纪录片为证)论文字数之多(远坂时臣优雅地控诉了一篇被要求至少一万五千字的人物传记)形式之难为人(间桐雁夜展示了那篇一千五百字竖排版的繁体论文)以及中西文论的重点在于理解个人有个人的理解一张卷子不足以看出每个人的真正实力考试不如论文结课来的符合艺术的多样性个人思考的重要如果教务处需要拿出考试成绩说话请老师不妨适度缩小一下考试范围巴拉巴拉……

    其他人目瞪口呆,仰望阿尔托利亚的眼神犹如仰望大不列颠上空日不落的太阳。

    然后太阳bia叽一下被肯尼斯射了下来。

    “很好,我本来以为你们这班人只是学风浮躁,没想到还能懒惰到这种地步。有这种油腔滑调的工夫怎么就不能扎下心来学术呢?”

    肯尼斯把教案往讲台上一磕,挑起能冻死人的尖刻声线,以“阿尔托利亚,我一开始觉得你还是个不错的学生”为开头,开始进行言语轰炸,顺带地图炮整个戏文班。

    大家在不间断的高密度打击中丢盔卸甲溃不成军,首当其冲MT的阿尔托利亚眼圈已经有点发红了。

    ……

    “肯尼斯老师我觉得您说得太过分了,您怎么能因为这一件事就否定阿尔托利亚平时的努力呢!”

    戏文众最后的良心,迪卢木多挨千刀的骑士精神不合时宜地爆发了。

    Lancer你闭嘴,怎么哪都有你。”

    迪卢木多在强大的气场下乖乖地闭嘴了,阿尔托利亚对不起我仗义执言的水平也就这样了………

    ……

    ………等……等?

    肯尼斯老师……刚刚说了个什么来着?

    好像是个英文单词?

    很耳熟啊?

    雁夜你也这么觉得吧。

    我不觉得……不觉得……

    一直埋头盯着书听训的间桐雁夜感觉自己的人生观被虫蛀……不是,重铸了。

    和随性/开/放的剧本创作课老师哈桑(名言:你们不许作弊啊我会派遣七十个分身去盯着你们的!)以及和这群人打成一片称兄道弟的影视艺术学导师间桐脏砚(名言:谁不交作业喂虫子!)不一样,雁夜一直觉得肯尼斯办公室里的书架上估计都摆满了《小逻辑》《悲剧心理学》《诗论》《论素朴的诗和感伤的诗》《拉奥孔》之类的学术著作,并且对一切水平低于《红楼梦》的通俗文学不屑一顾。

    他在小说网上连载的这个通俗、奇幻……好吧玄幻、科幻不知道什么幻、yy+吐槽的网络小说,肯尼斯也在追吗!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肯尼斯老师对不起我把你写的太悲剧了而且还把你和索拉辅导员拉郎配老师你不会挂我科吧也不会挂卫宫切嗣吧……当然挂了他也没事的!

     

    戏文众们眼神复杂。整间教室陷入了有点诡异的沉默。

    包括肯尼斯。

    作为一个外观属性是冷面鬼畜的教授,他既不想承认觉得lancer这个词比迪卢木多短不会打断他训人的思路,也不想承认自己每天都在盯着自己学生的小说刷新网页。

    ……

    “阿尔托利亚,迪卢木多,你俩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他清了清嗓子,就当啥事没发生过。

    “哦对了,还有,回去给我好好把第三章,第五章和第十一章背一下。”

     

    ……老师你这算封口费吗。

  • Chapter 5

    真的勇士敢于优雅地直面四六级

     

     

    远坂时臣想起来自己是个第二天要考六级的人时候,已经是1216日晚上23:56了。

    虽然他没复习,但作为一个优雅的,能用法语在豆瓣勾搭妹子的高帅富文青,时臣并不担心自己的实力。

    但他现在有个比实力还重要的问题。

    六级者,成败乃在于听力也。

    听力者,除了在于你能不能听懂,首先在于你能不能听到也。

    能不能听到也……在于你有没有……收音机……

     

    我有……收音机这种不优雅不小资的东西吗?

    远坂时臣默了。

     

    “切嗣!你今年不是不考么收音机借我用用。”

    他冲着旁边的下铺喊了一声。

    “啊,我借给爱丽斯菲尔了。”

    躺在床上搓着PSP的卫宫切嗣眼皮都没抬,“你问绮礼借吧。”

    “哎别看我,我的收音机上次考完四级之后不小心丢食堂了。”

    “……我……擦……不是吧。”

    “上楼问问其他人,这个时间他们保证还没睡,不过我记得龙之介和迪卢木多都要考,估计你只能去找兰斯洛特碰运气……或者雁夜?你不能考六级他肯定超~愉悦的。”

    言峰绮礼优雅地补充道。

    ……他愉不愉悦先不说,我看你挺愉悦的。

     

    班长同志你对同学太没有了解了,一看就是不深入群众生活,这么大事当前,你怎么能指望迪卢木多不出点状况呢。

    兰斯洛特拍着时臣的肩谆谆教导。

    “……所以你把收音机借给迪卢木多了?”

    “嗯哼,雁夜那里还有个不用的。”

    “……你觉得他能借我吗?”

    “我觉得吧,不能。”

    雁夜笑眯眯地从电脑前面转过头接话,“你可以找葵借呀~哦对了真是不巧她也考试来着~

    ……远坂时臣你是有素质的人要优雅要冷静,对,把椅子放下,对。

    “要不你问问隔壁?吉尔伽美什不考试,刚刚听他在走廊里跟恩奇都说明天出去玩的事。”

    好歹兰斯洛特也是个学委,在重大事件上还是比较刚正淳朴。

    “呃……”

    时臣脑补了一下,大概有三种可能:

    “你大晚上敲开本大爷的宿舍门就是为了让本大爷借你一个收音机?”

    “本大爷怎么可能有那种庶民的东西。”

    “走开,杂种。”

    ……本质上都是一种可能啊!

    远坂时臣觉得还是放低姿态跟雁夜商量商量比较靠谱。

     

    “那个,雁夜……”

    间桐雁夜淡定地戴上耳机,固有能力高速打字开到A,开始码字更文。

     

    “雁夜,大家同学一场……”

    「……自从决定嫁到远坂家的那天起,自从决定嫁给魔术师的那天起,我就已经想通了。作为继承了魔导之血的一族,追求普通家庭的幸福便是错的……」

     

    “我帮你写这学期的论文怎么样,字数好说。”

    「……另外,如果为了把圣杯弄到手,必须把剩下的六个Master消灭掉的话,导致了樱这个少女悲剧的当事人之一,至少这个人,可以通过我的手进行惩罚——远坂时臣……」

     

    “外加请一顿饭,地方你定!”

    「……作为最初的创始御三家之一,远坂家当代族长的那个男人手上肯定已经被刻上了令咒吧……」

     

    “……”

    雁夜同志文思如泉涌,灵感如滔滔江水下笔如飞,键盘敲的噼里啪啦响。

    远坂时臣 军,气势低落。

    远坂时臣 军,败退。

     

     

    “要不……让兰斯洛特借你算了?反正我估计我也过不了,不去考了算了……”

    班长大人如丧考妣的表情在迪卢木多看来感同身受,骑士道精神外加缩卵精神大爆发。

    “你要这么决定我倒是没……”

    “兰斯洛特你敢。”

    看来间桐雁夜戴着耳机一点不耽误听外面说什么。

    “迪卢木多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我相信你肯定能过的!抓住机会!来吧!加油!”

    ……兰斯洛特你不是吧,你怎么一点跟恶势力作斗争的精神都没啊。

    大哥,我这学期有整整三门选修课一天都没去过,教室在哪个屋都不知道,指着雁夜帮我写期末论文呢。

    ……你学习委员的良心到哪去了!

    兰斯洛特淡定一摊手,至少我哪次也没少收了你们的作业吧。

    “……班委要助人为乐啊。”

    “要不你帮我写三篇论文?一篇中国古代剧作文化相关五千字以上。一篇北京历史与文化,四千字,下周一交,对,就后天。还有一篇诗经的简单点,一千五百字以上,繁体,手写,竖排版。”

    “……算……算了。”

    远坂时臣觉得今天自己的幸运值掉到了迪卢木多的平均值以下去了。

    但他毕竟不是迪卢木多。

     

    “行了行了。”

    这边俩人叽叽咕咕雁夜终于听不下去了,把耳机一摘,“借你收音机可以,你说的一顿饭。”

    “没问题!”

    “金钱豹。”

    “……没问题!”

    边上听完了好戏全套的龙之介从被窝里伸出头来,笑的特别正直善良,哎雁夜你这不行啊,你对女神的挚爱是一顿金钱豹就能买通的吗?

    ……龙之介!你找事呢吧!

    远坂时臣恨不得把他的床板掀到对面墙上,然后再去A6322告诉吉尔伽美什龙之介半夜砸他的墙蓄谋不让他睡好,争取让龙之介死在单反与三脚架的暴雨之下。

    “龙之介说得对,两顿。”

    ……间桐雁夜你的人格也就那么回事了。

     

    远坂时臣凯旋,A5320的另两位压力暴大。

    “不是吧,间桐雁夜今天吃错药了吧。”

    “不,他肯定是吃太多麻婆豆腐了。”

    “……滚你的。”

    上下铺俩人瞬间打成一团,时臣同志心情愉悦。

    “别乐了,要我是雁夜就给你塞两节没电了的电池阴死你,趁早找两节新电池换上。”

    正在试图用原子笔戳切嗣的psp的言峰绮礼抽空当头一盆冷水浇上去,不惮以最恶的态度揣测间桐雁夜对远坂时臣的恶意。

    “……有道理。”

     

    第二天在考场上的时候,远坂时臣知道自己哪儿错了。

    他怎么能在考试前进A6320呢,还要什么其他的阴招,迪卢木多的幸运E气场就是A6320保留曲目,最大的地对空无限制导杀伤武器。

    他默默地看着自己的魔音铁三角耳机,大概是过于小资,实在无法跟雁夜的那地摊收音机完美契合,时臣戴上耳机的时候瞬间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活体的巨大音响,左手是导线右手是开关,耳朵是扩音器正在在向整个屋子功放,大脑里回荡着吱吱作响的“现在是FATE大学英语听力试音时间……现在是FATE大学英语听力试音时间……”

    本着强大的精神力,远坂时臣艰难地坚持完了一半的听力,在填空部分光荣地摔碗了。

     

    “哎……班长大人……最后那三个长句子你填出来多少啊?”

    考完之后在走廊上遇到龙之介,那货眼圈都是黑的估计死成了一片。

    “一个半。”

    “我擦!太牛了!!”

    “……每句随便写的那几个单词拼起来长度大概一个半!”

    时臣同学优雅地炸毛了。

  • Chapter 4

    祥瑞御免

     

     

    大半夜的,校医务室肯定是不能去了,吉尔斯又表示没严重到要去正规医院的地步。因此被龙之介果断打包带回宿舍,A6322勇斗歹徒四人组(其中的三人)帮忙拿着乱七八糟的化妆箱大包小卷地走在后面。

    A6320灯火通明。

    间桐雁夜在更文。

    兰斯洛特在下本。

    迪卢木多在……焚香??

    整个屋里一片祥云缭绕,呛的雁夜每隔几分钟就咳嗽一会儿,简直快要犯哮喘。

    韦伯悚然地溜走了,A6320这地儿太邪了。

    龙之介没管这套,拉着吉尔斯轻车熟路地进门,“旦那~你先去洗手间卸妆哈……哎小迪!咱们屋的医药箱放哪了?”

    迪卢木多如同死尸一样地转过头,眼眶发青眼见得是要黑化。

    “别跟我说话,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咦,雁夜更新速度真快……”

    上铺的兰斯洛特噗了一声,“得了龙之介你别刺激他了,他今天打扫宿舍的时候把新买的iphone掉地下了没看见,不小心又被拖把戳了一下彻底没救了现在正烧香拜那位马亲王呢……医药箱在雁夜床底下,你今天不是去跟吉尔斯师哥喂猫么这怎么了?”

    “没事没事都不是我的血……”

    龙之介摆摆手,从间桐雁夜的床底下拖出医药箱一抬头看到兰斯洛特严肃的拿着手机,110都按好了就等着按通话键呢。

    “你想什么那我没杀人!”

    “……哦。”

    ……怎么回事,你的语气听起来很失望嘛。

     

    人类最古老的先知吉尔伽美什自来熟地往迪卢木多床上一坐,耸耸肩,我说什么来着,还不如买诺基亚,现在死在那的就该是你们屋那黄拖把了。

    “……就你乌鸦嘴!”

    “别那么在意啊杂种,反正都是时臣的错。”

    雁夜都是你害的,班长大人的枪好像已经中到别的系去了啊。

    顺带一提迪卢木多后来真的买了个诺基亚,虽然其后从六楼掉下去过被兰斯洛特不小心扔到水盆里过被龙之介的道具血浆浇过……但它依然坚挺地一直存活到迪卢木多毕业。

    这玩意绝逼是EX等级的宝具啊,Gate of Finland

    间桐雁夜这样评价。

     

    吉尔伽美什和迪卢木多吐槽的工夫,吉尔斯已经把头上的伤处理的七七八八。龙之介还顺手往吉尔伽美什的单反上浇了点碘酒泄愤。反正能把这东西当石头扔,估计这富二代也在乎不到哪去。

    刚才没了影的伊斯坎达尔韦伯和恩奇都突然像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拎着一堆水果和几包瓜子好几袋子零食推开了A6320的门。

    “我们来听故事了~

    “……听啥故事啊?”

    A6320无辜三人组莫名其妙,大半夜的龙之介这就已经够吓人了,还跑过来一堆听故事的,不好打一辆飞机去德云社吗富二代们?

    “龙之介你还不快招,你跟……吉尔斯师哥,到底干什么去了。”

    恩奇都笑嘻嘻地把薯片嚼的咔咔响,你们几个也不知道吧?

    雁夜从电脑旁边转过来,确实不知道,而且这人出门前还正常着呢,怎么回来就变这样了……哎吉尔斯师哥你这衣服和肠子是自己做的吗?还原度破表啊!

    ……醒醒,间桐雁夜你又神展开了。

     

    简而言之,龙之介和吉尔斯化身Caster二人组的动机是好的——他们准备半夜在学校里转几圈,吓唬吓唬最近据说在学校里游荡着抓猫吃的人。

    歪主意自然是龙之介想的,并得到了吉尔斯“龙之介你的想法太棒了!”的高度赞同。

    兰斯洛特表示龙之介这倒霉爱好都是被惯出来的。

     

    不过这两位在学校里溜达了一晚上,吓跑了柿子林里面几对儿野鸳鸯顺手抓了一个妄图进女生宿舍区的内衣贼还不小心遇到了吉尔斯的导师贞德小姐(被评价“吉尔斯你这个设计很有创意明天给我交一份草样”),但没找到疑似偷猫吃的人,倒是前几天没发现的几只小猫都钻出来了,看来是前几天太冷了被冻的藏起来了。

    龙之介一边说着一边爬微博去给广大猫猫狗狗爱好者辟谣。

    伊斯坎达尔笑呵呵地拍着他的小胳膊,“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爱心的啊。”

    “那是~我超爱这个世界的哟~~~

    ……韦伯小宅男默默地把嘴里半块饼干吐了出来。世界还是个孩子他很无辜啊,这里有没有叫做平和岛静雄的人快来拯救它!

    “总而言之,你这个杂种还真是闲大了。砸到吉尔斯真是个意外,应该砸你让你的脑子清醒一点。”

    吉尔伽美什大爷总结陈词,他掂了掂自己的单反,镜头看起来是不能要了,别的地方目测没什么大问题,留着没事自个拍吧。

    “……等等!”

    龙之介惊叫了一声。

    “如果你手里那个是你的单反那我刚刚往上浇了好多碘酒的是谁的!”

    “……”

    “……”

    “……”

     “……从逻辑上来判断,你坐在谁的床上,就最有可能是谁的。如果考虑到上午小迪发短信给我说新买了个单反想跟我学点摄影呢……”

    既然大家都很沉默,身为人类最古老的的幸运E,恩奇都只好残忍地揭露了这个对迪卢木多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的真相。

    ……

    A6320一片寂静,轻烟渺渺,韦伯在心里默诵佛号给单反君超度。

    然后有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迪卢木多!你竟然敢不经过我同意就给吾友发短信!”

    ……吉尔伽美什,你的重点好像不太对啊。

  • Chapter 3

    英雄王,你的单反存量还够吗?

     

     

    吉尔伽美什身为一个合格的Neet之王,要么不出门,出一次就要玩够本。

    拍完了作业顺便抓上好友恩奇都和A6322其他俩人——计算机系的伊斯坎达尔和韦伯——一起去唱K,一行四人直到闹到后半夜才晃晃悠悠地往宿舍楼走。

    FATE大学这地方白天看着还行,晚上照明设施实在是跟不太上,冷风一吹颇有荒郊野地鬼神夜哭的风范——吉尔伽美什一直对此颇为不满,但他自己就踹坏了好几个路灯,身为破坏公物现行犯,也说不出什么。

    ……

    “据说过几天有红月亮,我们可以拍那个玩玩”

    “好主意,到时候我在镜头上外接个天文望远镜。”

    ……

    ……外接个天文望远镜外接个天文望远镜外接个天文望远镜外接个天文望远镜外接个天文望远镜外接个天文望远镜……

    走在这俩富二代旁边的计算机系小宅男压力爆大,虽然他没听懂之后两人的技术细节讨论,但……外接个天文望远镜……镜……镜……

    听高帅富讲话太伤身。韦伯缩了缩脖子,无聊地四处张望,目光无意间扫到宿舍楼后有两个奇怪的黑影一闪而过——而且看外形似乎不太像人类。

    一瞬间学校七大不可思议传说老楼有鬼荒村公寓山村贞子伽椰子什么的在韦伯脑子里手拉手跳起了踢踏舞。

    他悚然地炸毛了。

    正在插话跟吉尔伽美什争论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到底存不存在的伊斯坎达尔就感觉胳膊上猛然被掐了一把。

    “……喂,小子你怎么了?”

    “我我我我好像看到有鬼……”

    “啥?”

    伊斯坎达尔愣了一下,狠狠地拍了一下韦伯的小肩膀,“噗哈哈哈小子你多大了还相信有鬼的吗?”

    差点被拍趴下的韦伯奋起反抗。

    “真真真真的有啊!两个!黑影!”

    “小韦伯你没看错?虽然世界上没鬼,但大半夜不走正门,说不定是贼……?”

    恩奇都掂了掂自己手里拎着的三脚架。嗯,够沉,砸结实了放躺一两个没问题。

    韦伯默默地抓着伊斯坎达尔的衣服远离了笑吟吟的恩奇都,某种意义上这个货比鬼可怕多了。

    吉尔伽美什不屑地撇了撇嘴。

    “切,大晚上的居然敢来我的宿舍楼偷东西?走,给这些杂种一点教训去。”

    ……你的 宿舍楼。

    这种类型的槽室友一年多听得太多,韦伯已经不想吐槽了,他正在思考是不是提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观点的时候,伊斯坎达尔已经一把拖着他向着楼后走了。

    “这么说我也非得去看看不可了啊!这种偷鸡摸狗的行为可是被男子汉所不齿的!”

    “……哎哎哎你们仨去吧要不我先回…………算了当我没说。”

     

    事实证明韦伯的那双眼睛绝对是X射线级别的。

    四个人躲在宿舍楼的侧边阴影里,韦伯抖抖索索地藏在伊斯坎达尔的身后,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则大咧咧地伸出脑袋向后门张望。

    后门平时锁的也不结实,随便力气大一点或者有点技术的人就能把那个挂锁弄开。往常都是有个小保安呆在那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冬天天冷,偷个懒也是常事。

    因此吉尔伽美什看到的场景,便是有两个人正鬼鬼祟祟地围着那个不解释的门锁在捣鼓些什么。

    矮一点的人身上到处都是黑红的血迹疑似物,而高一点的那个从衣着打扮来看就非常怪异,手里还拎着一袋鼓鼓囊囊往外渗着不知名液体的东西……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职业病发作,下意识地四处打量了一下,确信四周没有反光板,收音话筒,音箱,摄像机一类的东西。

    ——不是大半夜拍鬼片的话,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吉尔伽美什的手和大脑的反射速度是一样快的。

    在他得出这个结论之后的下一秒,在韦伯的“……喂!”和伊斯坎达尔的“哇哦!”以及恩奇都的“……唉……”合奏中,吉尔伽美什把自己脖子上挂的单反相机抄在手里,帅气而毫不犹疑地扔了出去——

    精确定位,正中个子高一点的黑影的头。

    黑影发出啊呀的一声惨叫,前面那个矮一点的黑影吓了一跳,慌忙地扶住高一点的影子,随手从那袋子里摸出一把不知是刀还是锥子的闪光物品,警戒似地四处张望着。

    “哟呵还有武器?”

    吉尔伽美什正准备把另一只手里拿着的胶片机也砸过去,恩奇都已经抄起三脚架冲了过去,伊斯坎达尔顺手抓起地下半块砖头,捞起韦伯紧随其后。

    ——然后这场A6322四名大学生勇斗歹徒的光荣行动完结于一声尖叫。

    “喂喂喂!等等!自己人!!我是A6320的龙之介啊!!!”

     

    大家小时候都玩过那种游戏吧,写出来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的词,混在一起随便抽,能组成各种奇怪的句子。比如「世界末日前一天/奈绪蘑菇和QB/在冬木市/吃火锅」这种东西。

     

    下半夜两点/俩奇装异服、一个举着半块砖头身高保守估计一米九的汉子、一个扛着三脚架的伪娘、一个连冻带吓目前还很无奈的小宅男和一个一点都没觉得自己错了的富二代/在一地不明血迹的宿舍楼后门/认亲。

    这真是个好句子,韦伯默默地想。

     

    吉尔伽美什打量了一下满脸都是血浆手里正抓着一支……肤蜡调刀的龙之介,和旁边那个捂着额头的陌生男生。

    这人谁?

    他是我旦那!

    我知道,你在哪捡着的这么个高还原的Caster……你俩这大半夜的干嘛呢给雁夜的小说拍宣传片那?

    话题要跑远,吉尔斯赶紧打住。

    “我是戏美研一的……哎哟……同学这你的单反吧……?”

    戏美研一……

    就算是再目中无人的吉尔伽美什也微妙的默了。

    好歹也是师哥。伊斯坎达尔恩奇都和韦伯都默默地把手里的武器往地下堆了堆,以示和平。

    “……那个啥,你没事吧。”

    吉尔斯摆摆手,没事就头上磕破点皮划了道口子,剩下这些都不是真血。同学你单反质量不错啊,这都没坏。

    还行还行,你头也挺结实啊,这都没开瓢。

    ……

    龙之介默默地上去踹了他一脚。

    ……吉尔伽美什你怎么说话呢。

  • 本人不是动保极端分子。

    二次元吐槽三次元无关。

     

     

    Chapter 2

    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参上!

     

     

    每周二、四、六晚上是FATE小动物保护协会现任会长,影视艺术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大二学生雨生龙之介雷打不动的喂猫时间。就算西伯利亚寒流来袭气温骤降也挡不住他热爱小动物的一颗拳拳之心。

    当然小动物之萌占据其中百分之五十,另外的百分之五十是和他一起喂猫的人。

     

    龙之介推着放猫粮的手推车到往常的集合地点的时候,吉尔斯已经等在那里了。

     

    “抱歉~旦那我来晚了~

    龙之介开心地冲着正蹲在地上摸着一只猫咪的脑袋,微笑着念叨着些什么的吉尔斯挥了挥手。

    “啊,没有,我正在给小猫们讲克苏鲁神话,刚刚说的是有关一个南太平洋海底的旧日支配者城市「拉莱耶」的,龙之介你要听吗?”

    说着这样无论从能指还是所指来看都微妙的似乎有哪里不太对的话,蹲在地上的吉尔斯站了起来。

    作为一名优秀的戏剧影视美术设计系——主攻方向特效化妆——研一学生,吉尔斯的兴趣爱好即使在艺术工作者里算是比较特殊的那一种了。他的导师就曾做出过“从你的设计中能看出一种基于人类学视角的纯粹恶意”这样至少从专业方面和吉尔斯个人看来都算是非常高的评价。

    他本人并不在意展示自己的爱好,因此经常被其他人吐槽。

    但和他在所有兴趣爱好方面都非常合拍的龙之介的回答则是——

    “哇哦!超cooool~

     

    FATE大学的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每周二四六的夜晚都会有两个推着神秘手推车的身影出现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里,他们相互对话,并且时不时地与夜晚活动的动物交谈,如果仔细聆听,会发现那是恶魔的语言——

    “……他们在南纬47°9'、西经126°43'见到一座突出海面的巨大石柱,接着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条由淤泥、湿地、生满苔藓的巨大石块组成的海岸线。这种石块和建造拉莱耶的石材完全一样……拉莱耶——噩梦之躯、恐怖的极至,无数世纪之前,它那脱胎自黑暗群星的巨大可怖的形体就被建造出来了。强大的克苏鲁和它的眷族就居于此处,隐藏在满布青苔的湿滑地穴中……”

    对,加快脚步,离开他们,这太危险了。好孩子不要知道。

    “……这里完全没有供人攀登的阶梯,不断有瘴气从这片被海水浸透的扭曲建筑群中升起,在它的折射下,连太阳都显得如此扭曲。四周的石块初看起来似乎是凸面,但再看上一眼却会觉得它其实是凹下去的;而石头上那些扭曲莫测的棱角更仿佛隐藏着险恶的威胁和焦躁的情绪……哎?”

    恶魔的交谈停止了。

    吉尔斯抓了抓头发,四下打量了一下。

    “龙之介,你发没发现今天咱们走的这几个喂猫的点儿,好像有好多猫都不见了。”

    “这么一说确实啊……也许是天冷?”

    龙之介搓了搓手,流浪猫没有宿舍住热水喝,估计是躲到哪个角落里避风了。

    “嗯,大概,不过特别喜欢缠着咱们的那几只都没见到呢。”

    “对啊对啊,说起来……那只旦那猫也没见到,他看起来毛茸茸的应该不怎么怕冷啊~

    吉尔斯显然对「旦那猫」这个称呼感到了一丝微妙的无奈。

    “……龙之介,那只猫只是眼睛大了点吧……”

    “嘿嘿嘿,反正我觉得他很像旦那~而且他脖子上那圈毛很像旦那常戴的围巾呀~

    龙之介笑眯眯地晃着手里的一袋猫粮,弯下腰往几个墙洞里张望着。

    但熟悉的身影最终还是没有钻出来。

     

    回了宿舍刚刚打开班级Q群,就看到阿尔托利亚在刷屏。

     

    好吃的好吃的好吃的19:12:47

    龙之介在吗在吗

    ·在吗在吗

    ·在吗在吗

    ·谁知道他去哪了?

    兰斯洛特 19:13:11

    = =|||||老大你别刷了,他喂猫去了

    好吃的好吃的好吃的19:12:38

    说的就是他们小动物保护协会这个事!快让他看围脖……

     

    ……怎么了?

    龙之介皱了皱眉,一边登陆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官方围脖一边在Q群里敲着字。

    零崎龙识 20:48:02

    ……啊刚刚喂猫回来没看到。什么事?

    好吃的好吃的好吃的 20:48:37

    快去看你们官方围脖,估计要被私信刷爆了= =|||||||||

    最近学校里都在传有人偷抓咱学校的流浪猫吃,学校里的猫少了好多你肯定发现了吧?

    爱丽斯菲尔上次还跟我说宿舍楼下有只金黄色毛蓝眼睛总偷吃她买的金枪鱼罐头的小猫没了呢……

    零崎龙识20:48:55

    抓……流浪猫……吃????!!!

    祥瑞御免 20:49:44

    我擦不是吧,刚上来就看到这么劲爆的消息。

    (来自iPhone QQ: http://mobile.qq.com/v/ ) 

    好吃的好吃的好吃的 20:50:22

    TwwwwwwT

    迪卢木多你买新手机啦,我听雁夜说你昨天把手机掉厕所下水道了?

    祥瑞御免 20:51:44

    ……阿尔托利亚,咱不提这茬行吗T T

    (来自iPhone QQ: http://mobile.qq.com/v/ ) 

    愉悦~ 20:51:59

    哎你还买啥苹果啊,买个山寨得了反正过两天还得掉厕所~

    汝等凡人 20:52:44

    噗哈哈哈就是啊你买苹果那个钱够你买一个诺基亚再买一个索爱,破魔的诺基亚和必灭的索爱啊哈哈wwwww

    祥瑞御免 20:53:37

    ………你们谁把吉尔伽美什放进咱班群里的!时臣!肯定是你吧!都是你的错!

    (来自iPhone QQ: http://mobile.qq.com/v/ ) 

     

     

    ……

    班级群里的话题很快转到了雁夜小说的最新章节——没错他对付完哈桑老师的作业之后就去某个小说网上开始连载他的大作——以及迪卢木多的幸运E上去了。

    不过龙之介已经没心情去关注这些了。

    Fate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官方围脖快要被私信刷爆。

    看着满满的「球辟谣!」「呜呜呜小喵多萌!多萌!」「冰天雪地跪求辟谣!」「吃猫不得好死!」「我看到了!我有天晚上看着有人拎着猫尾巴我吓坏了没敢追!后悔死我了后悔一户口本!!」……之类的留言。

    爱好和平的(自称)艺术家(自称)兼杀人鬼(自称),雨生龙之介出离愤怒了。

     

    正在努力日更三千的间桐雁夜忙里偷闲喝口水吃两块饼干,冷不叮一抬头,正好看到龙之介咬牙切齿脸色青白地把视线转到他身上。一口饼干渣呛在嗓子里差点把肺管子咳出来。哥们你这吓唬谁呢。

    龙之介摆摆手示意没他的事儿。

    “没事,你忙你的,我想法儿杀个人。”

    “……我不忙了,需要心理辅导吗?”

    间桐雁夜心里这个犯嘀咕,根据天朝法律我这算不算从犯啊,还是算试图拯救失足青少年呢。

    “哎呀想什么呢我不杀你。”

    “……不,重点不太对……”

    “切,本杀人鬼也是懂法的好不,我得想点辙,猫猫狗狗被吃了什么的作为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我绝对是大失格!失格啊!我不抓着这人也得吓他个后半生生活不能自理!”

    “……就你?”

    雁夜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上铺,虽然内心阴暗邪恶龌龊不可言说,外表看起来跟好人一样一样的,拿出去吓唬人估计不太成,勾引人还差不多。

    “还有我家旦那sama。”

    龙之介呲着一口白牙,露出一个非常“雨生龙之介”的微笑。

    雁夜一阵恶寒,他摇了摇头,把视线转回自己的电脑屏幕上,继续打字。

    「……他把剩下的鲜血很有艺术感的涂在屋子墙壁的适当位置上。然后他走向蜷在角落里还活着的被堵着嘴并用绳子捆绑起来的小男孩,他贴近男孩的脸去看他的反映,男孩哭泣着的眼睛凝视着姐姐和双亲的残骸。

    喂,小孩,你认为真的有恶魔存在么?……」

    ……灵感提升,MAX